Wifi密码错误

此号已废,第五退坑,主播脱粉,丧人一个

《我们没有脑子》

我们没有脑子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可以快乐的玩耍

我们可以愉快的唱歌

我们没有脑子

也依旧能做到最好

我们不喜欢的

大家也一样不喜欢

我们喜欢的

那一定是天底下最好的

要知道

没有脑子的

要比有脑子的

理解的东西多呀

我们没有脑子的人

可是世界上最真的人了!

有脑子的人才会胡思乱想呢

不是吗?

有脑子的人才会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可以给人看呢?!



而我们没脑子的人呀

只要有嘴就够了呀


 

致ncf

 

填坑

万年回坑,是之前写的校霸梗

漫画形式……因为原来想画成漫画来着

梗走这:校霸 

【摄殓】你好,校霸


*记一次校霸梗


*有原耽参考


*就想写写打架




         众所周知,x中有两个非常有名的人。


         一个叫约瑟夫•德拉索恩斯


         一个叫伊索•卡尔


         约瑟夫是个校霸,开学的第一天被人堵上了,原因是长得太漂亮,具有优良家教的约瑟夫没忍住动了手,表达了自己是个能说会打的男人,一战成名,从此方圆十里调戏美人的小混混瞬间减少,就怕哪个美人一出手真的让你去整容。


         卡尔是个校霸,他其实有轻微的社交恐惧症,独来独往,结果开学第一天上天台,遇到了x中原校霸,人家看他长得不错,一抬手一群小弟就围着他,然后卡尔一激动,把所有人给打到了医院,一战成名,从此x中没有人敢上天台,就怕被人一巴掌糊到跳天台。


         但说是校霸,其实两个人都没有这心思,一个依旧深受女生爱戴,一个独来独往,成绩也不差,守纪守规讲文明,不抢劫,不打架,警察还天天送锦旗,因为遇到他们两个的社会仔基本都被带到了警察局。


         如果不是有时候把人打到医院,基本都是三好学生,所以老师们非常苦恼,这到底是好学生啊,还是坏学生啊。


          ——当然,坏不坏不知道,一看到脸,老师们气也消了一大半。


         缘分这种东西,来了挡也挡不住。


         第一次见面,他两就是在医院见的。


         此时约瑟夫刚在一号病房接受敌方老大的真男人彩虹屁,这位老大用了他一生所知道的形容词加副词堆出了一大段一大段的马屁,凑够了约瑟夫所要求的“800字真言”。


         而隔壁不是别人,正是卡尔,卡尔在二号病房听着敌方老大的痛哭流涕,这位大佬就这么一直盯着床上的人,听着这个人恨不得把自己重新塞回妈妈的肚子里,结果外面就忽然冒出来一大串口号,原来两个敌方的小弟嚷嚷着要报仇,打算联手。


         终于,他俩做到了。


         这两个人这次也被拉到了警察局,因为打的太狠了,两人联手送了医院一条发财之路,这次警察没送成锦旗,医院院长倒是送了。


          ……然后被拉到警察局写检讨。


         约瑟夫觉得这小男孩真可爱,性格腼腆,写起检讨勤勤恳恳,跟打架判若两人,总是用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小小声地说话。


       真相是卡尔确实打架的时候很激动,因为他讨厌肢体接触,但是被一群糙汉子围着真的很不舒服,于是忍不住把把命中要害,把人一路过肩摔。


       卡尔觉得这个人真好看,笑的也很温柔,性格也很绅士,跟打架不太一样,打架的时候特别会说话,不仅把人打的痛哭流涕,说的也痛哭流涕。


       真相是约瑟夫觉得区区物理攻击不值一提,精神攻击可以让人一辈子阴影,而且约瑟夫说话特别的有文化,再加上他有条不絮的逻辑,说的有理有据,让人一辈子翻不了身。


       约瑟夫觉得自己遇到了看对眼的人,于是凭借优秀的口才,把教导主任说跪了,两人被分到了同个班。


       事实上,他们分到的这个班正巧是最差的一个,这个班都是挺闹腾的一些人,老师们也就打算差的一片凑合,校霸也扔进来,打架喝酒斗殴,问题儿童特别多,这两人在这里反而显得特别好,长得又好,形象又不差,性格也好,让人都觉得他两不应该呆在这个班。


       一些老师看不惯什么校霸啊差生啊,盼星星盼月亮,希望这两人出事一定被抓到,结果这两个人太乖了,出事的反而是别人。


       但他们实在太乖了。


       太乖了,于是正副班长就被老师任命了,然后第一天任命班长,两班长就终于主动把人给打了——对,打的不是别人,是自己的同学,全揍了一顿,揍得人家哭爹喊娘,发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特别想活下去。


       在这强大的求生欲下,整个班都显得特别不一样,不抽烟不打架不斗殴,上学不迟到,不早退,不旷课。


       老师:……………………


       wtf?


       这是什么新操作???


   


————————————————


正片


       “哟,这哪儿来的病美人吗,还带着另外一个小可爱过来啦?”


       “这么急啊,等着被人艹吗?”

       约瑟夫阴沉的看着眼前的人,很自然的,把卡尔往身后揽。


       “卡尔,离我近点。”


       “好。”


       卡尔有点紧张,扯着约瑟夫的外套。

       “滚!”约瑟夫厉声喝道。


       “美人,脾气有点爆啊~”一个小混混已经伸出了手,迫不及待的去摸他的脸。


         对面的美人眼神一凝,左手抓住小混混的手臂,右手顺势一拧,反手擒住,腿直接踹到了他的膝盖后侧,小混混大叫了一声,直接跪下。而后对面的一群人就看到看似体弱无力的美人,一只鞋踩在人家背上,冷笑地说道。


       “还有谁?!滚——”


       “妈的,上,我们怕个屁,把他后面的那个也给拿住!”一群人立刻瞪着眼睛上前冲,还有几个准备侧攻包抄他们。


       “后面那个,不会打架,抓住他!”


       “你们敢!”约瑟夫一手撂倒一个人,顺脚就踹到另一个人肚子上,他的话反而更加刺激了这群汉子,他们纷纷扭头过去。


       “抓那个!”


       “就是他了!”


       “人质!”


       “你们,你们离我远点……”卡尔默默地向后退,有些害怕的向后退。


       “你们别!”卡尔紧张的大喊,结果还没说完,就看到有一个人抄着棍子扑面而来,卡尔抿上了嘴,握紧了拳头。


       另外几个从后面赶来,就被眼前这一幕吓到了。


       只见这个长得乖巧的男孩子忽然一个漂亮的回身躲过了棍子,然后双手一撑,一个干净利落的过肩摔摔得地上的人直喊:“我的腰!”


       而后小男孩用脚挑起棍子,一个横向打过去,直接推开两个人,两个人的肚子就这么被打的嗷嗷直叫,他猛然跨过地上的人,把棍子往前一截,棍子翻了个花样,把准备偷袭约瑟夫的人打了个脸朝地。


       “……………………”


       臣卜木曹。


       现在的防身术要求这么高的吗????

       这事还没完,看着两个美人释放着冷气压,这几个人也忍不住掉头就想跑,结果就听到“咻”的一声,一根棍子直愣愣的飞到了他们跟前。


       “……………………”

       妈蛋,到底谁才是堵人的????


       看着警察叔叔和蔼地与两位美人握手,还送了一个艳红色的卷轴,混混们心里苦。

【摄殓】塔与圣贤



#圣贤×守塔人


#奇妙文学?


#视角以约瑟夫第三人称为主


————————————————


       “愿神保佑你。”圣贤微笑说道。银白色的长发搭配精致的帽冠,颇有一种神圣的感觉。身穿着拖地的长袍,金黄色的花纹代表了他的尊贵。


       他是伟大的圣贤,他的知识遍布山海,他的思想理性而又感性,人们虔诚的向他祈祷,他是神最完美的代言人。


       只有他,不会出现任何差错,只有他,一言一行赋予了真理。


        ——但是圣贤消失了。


       “无聊透顶。”圣贤冷冷回复。


       而对面的神端坐大笑,神说:真不愧是你。


       “你瞧瞧,他们多么的慌张呢?”神指着眼前的画面:“约瑟夫,所谓的‘人’,就是这样的啊。”


       “但是你不一样,约瑟夫,”神饶有兴趣地打量了自己‘所谓’的代言人:“唯一一个没有信仰的‘人类’,最公正的理性,甚至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


       “道理讲完了?”约瑟夫不客气的说:“如果是为了这种事,我可不感兴趣。”


       “当然不是,”神明耸了耸肩:“是最后一个忙。”


       “去见证吧,约瑟夫。”


       圣贤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默默无闻的旅者。


       “这不就是恶趣味吗……约瑟夫先生。”小少年沉默片刻,诚实的说道。


       “确实是恶趣味呀,卡尔。”约瑟夫说。


       世界的边界,有一座塔。


       旅者的路总有一天会有尽头。而约瑟夫就闯入了这座塔中。


       古老的钟塔回旋着悠扬的钟声,巨大的齿轮有节奏的转动,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有序。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卡尔。


       小少年穿着古老的服饰,宽大深厚的衣袍上布满了繁密的神秘花纹,浓厚的神秘感扑面而来,与之所对应的是卡尔年轻的面孔,清澈的眼眸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沉静的气质,他轻踏着巨大的齿轮顺势而下,稳稳当当,衣袍上的铃铛微微晃动,响声微小清晰。


       他几步跃入约瑟夫的面前,眼神闪过一丝惊奇,但是很快就摆正姿态,摆手行礼:“需要帮助吗,这位先生?”


       很奇怪的人。约瑟夫暗自做出了评价,他踏遍整片大陆,所见之人也有不少隐居者,但是这种似乎直接与世界脱节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但殊不知,卡尔也在打量他。           


       他觉得约瑟夫不是人类。


       他是守塔之人,所背负的责任自然是不简单的,何况,这座塔,正是神亲手所铸造而成的,“世界塔”。


         ——除了神之外,至今无人可以来到此地。


       但是这个人的确就这么走了进来,无视了结界,甚至希望能在此停留。


       除了父亲,这是他第一次与人交往。所以即便是带着怀疑,卡尔还是欣喜地答应了。对他来说,能遇到一个人,甚至愿意同他成为朋友,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仿佛是认定约瑟夫身份的不同,卡尔也就毫无顾忌,而约瑟夫得知卡尔的身份之后,也将自己的故事大概叙述了一遍,因此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就这样,神的代言人与守塔者相遇了。


       卡尔自小就成为了守塔人,在各个齿轮中调节世界的平衡,从某种方面来说,卡尔就是世界的管理者,与约瑟夫无一不同。


       约瑟夫开始好奇这个这位“同事”。


       同类人,并且性格都相对温和,还生活在同一塔楼中,约瑟夫不必拿出圣贤的那一套,卡尔也拥有了可以聊天的对象。


       也许约瑟夫也没有发现,自己在成为一个“人”。


       一年的同居时光,他慢慢懂得了卡尔的责任,同样感叹世界的变化,看着卡尔细心的呵护着那些齿轮,他想起了自己一路所走过的道路,他想起了自己曾是圣贤之时,人们虔诚的祈祷,他们总是惊喜于小小的奇迹,他们总是欢呼于渺小的希望。


       他想起了神最后所说的一句话。


       “见证世界的奇迹。”


       他想再走一次。


       他匆匆路过了许多的风景。


       仿佛是早就做好了准备,卡尔笑了笑,他说:去吧。


       古老的钟塔矗立在边界,与世界格格不入。


       约瑟夫,答应我。


       在临行前的那个晚上,卡尔站在约瑟夫的床前。


       “这次不要再丢掉任何风景了,就当代替我,一定要好好看着它。”


       他踮起脚尖,在约瑟夫的脸颊上轻轻一吻,这是作为朋友的回礼,卡尔狡黠一笑。


       约瑟夫走了的那个早晨,卡尔第一次爬上了父亲严令禁止的塔顶。他向着远方的约瑟夫挥了挥手,忽然笑了。


       再见。


       钟声响起,世界的边界再无一物。


       旅者重新开始了旅行。他成为了神秘的游历者,开始响彻整片大陆。


       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个神秘的游历者,拥有不老的容颜,古老的知识,以及超凡的气质。


       他总是忽然就出现在各种地方,与人们相互问好,他会礼貌的拒绝女孩们的示好,他会温柔的倾听人们的烦恼。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路过这个小镇了。


       从他成为旅人的那一刻,时间就转得飞快,他变成了世界的旁观者。就好像卡尔一样——从此以后,只围绕着世界而转,却又无法融入它。


       小镇的中心有一位老人,在她还是小姑娘的时候曾经扑倒在约瑟夫的怀里听故事。  


       约瑟夫不记得了,他遇到了太多的人。


       她似乎很激动,像是想要从轮椅上站起,但是身体衰老,人们不得不把她安抚到轮椅上。

       老人让那群恨不得把约瑟夫打量个遍的年轻人赶紧滚蛋,然后在只剩下两个人的房间里,颤巍巍地给约瑟夫鞠了个躬。


       她说:“先生,不该是这样的。”


       她说:“先生,您应该拥有一个家。”


       她说:“先生,您从未拥有过所爱之人吗?”


        ——先生,没有人比您更孤独。


       约瑟夫想:我有。


        ——但是我找不到他了。


       在约瑟夫离开世界塔的第三年,他重新返回了世界的边界。


       一片虚无。


       天空一片金黄,仿佛告诉了他最刺眼的消息,他再也见不到那个人。


       原来我比我想得更加在意他啊。


       他常常在想,真的好奇怪。


       他时常跟卡尔抱怨神总是无所事事,卡尔总是认真的指责他的无礼,他总是在钟楼里晃晃悠悠,在齿轮中间来回跳跃,卡尔总是生气的将他拉走。


       但卡尔的手异常的温暖。


       应该说,卡尔什么都很温暖?


       他总是笑的眼睛弯弯的,他总是不停地为一点点小小的事情而懊恼,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像个成熟的少年,却偏偏在自己偶尔的趣味话而羞红了脸。


       他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情。


       老人请他留下,希望约瑟夫能参加她的葬礼,她甚至寻找了许多的年轻女孩,希望约瑟夫终究停留在一个地方。


       但是这并不可能啊,因为约瑟夫清楚自己的唯一会停留的地方在哪里。


       他的心里有一座塔。


       三个月后,老人安然而逝。


       她躺在床上,她微笑着用眼神安慰哭泣的子孙,最后的最后,她微微张了嘴,看着约瑟夫,无声地说话。


       “祝福您。”


       葬礼结束,约瑟夫忽然茫然了起来。他面对哭泣的人群,他想:结束了。


       他晃晃悠悠地离开了小镇。但是他没走多远,终究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双手盖住脸,感受湿热的液体,他放声大笑。


       他想:我好久都没有哭过了,哈哈哈。


       他想:世界的边界,什么都没有。


       他想:卡尔。


       卡尔,伊索•卡尔。


       他忽然转身离去,他想,我还是想找到他。


       人们都说:游历者似乎忽然出现又匆匆地消失,他似乎在找一座塔。


       但是没有人见过这座塔呀,如果如此古老的神迹出现在我们身边,这又如何找不到呢?


       就好像疯了一样。


       当然他们不可能说出这种大不敬的话,他们打开了古老的图书馆,任由约瑟夫搜寻他想要的答案。


       谁也不知道约瑟夫看到了什么,他们唯一所知道的是游历者孤独离去。


       约瑟夫踏上了这一片荒凉之地。


       世界的反面。


       平坦的阴暗大地连根草都不剩,唯有一座塔矗立其中。


        ——甚至连世界的反面都无法与它相融,它太过于温暖了。


       熟悉的悠扬钟声,熟悉的齿轮转动的声音,熟悉的塔顶尖。


       世界塔的主人平衡着一切,但同样掌握个人的命运,用以辅助世界的微差变化。


       卡尔无法改变约瑟夫的命运,所以他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


       他选择观察约瑟夫,并将一切与约瑟夫有关的事物进行了“微调”。


        ——他把所有最美好的世界展现给了约瑟夫。


       神把他同塔囚禁在了无法逃离的地方。


       钟楼变成了囚笼。

       约瑟夫仰头眺望远方的塔尖,他想:怪不得。


       怪不得,他这一路,顺顺利利。


       怪不得,世界的边界什么都没有。


       他迈开腿,跨步向钟楼走去。他想:我该怎么面对他呢,大大地拥抱他吗?


       他想:原来做抉择是这种感觉啊。


       他悄悄地越过了结界。


       就像第一次见面那样,依旧穿着古老衣袍的少年端坐在齿轮上。身旁堆积着厚重的书籍,少年漫无目的地翻阅着书本。


       少年抬起头,似乎没有预料到会有人出现在这里,他迷茫地看着约瑟夫,还未说出话来,对面的人已经将他揽在怀中。


       他感觉到抱住自己的人正在颤抖,他听到熟悉的声音正在小心翼翼地问着他:“你愿意跟我一起离开吗?”


       他听到自己清晰地回答,他在想:这真是疯狂地决定。


       他说:“好。”


       “我要提问!”小男孩举起了手,在孩群中大声问道:“那神呢?他们就这么随便离开了吗?”


       “坐下,”讲故事的男人冷酷地回答:“不要在我讲故事的时候打断我。”


       小男孩不甘不愿地坐下,他可不想被同伴们嘲笑。男人这才缓和了神情,他意味深长道:“无所事事的神, 却偏偏最会抓住时机。”


       神终究找到了他们。


       没有平常的嬉皮笑脸,神降下了惩罚。


       他问:“后悔吗,约瑟夫。”


       他们快死了。


       约瑟夫没有回答,他问了另一个问题:你曾经说过我最适合成为神。


        ——那么神又是什么呢?


       神说:世界的维护者,仅此而已。


       “你说得对,”约瑟夫忽然笑了,他说:“但是世界的奇迹不在于它的变化,克劳德兄长大人,您知道吗?”


       神——不,应该是约瑟夫的兄长,曾经同样为人的克劳德•德拉索恩斯第一次表现出了长久的沉默。


       神嗤笑:“你果然还是比我更适合这个位子。”


       这次,约瑟夫没有拒绝。


       在所有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神不再是那个神,世界塔依旧转动有序。


       新上任的神明更喜欢到处观察人类,他总是做出改变世界的举动,但是世界塔总会维护原有的世界平衡。


       原来的神潇洒轮回投胎,感受美好的新生活,但是为了报答他的恩情,从出生起神明的旨意就降临在他的身边,从此新的圣贤成为了人们的信仰支柱。


       一切照旧,唯独歌颂神明的曲调不断传唱于世。


       “这个故事真的只是传说吗?”一个小女孩终于忍不住问道。


       “当然。”男人挑了挑眉,躲在周围的年轻小姑娘都跃跃欲试,打算上去示好。


       此时一个清秀的少年忽然出现,他微笑着说:“时间到了。”而男人也冲他微笑,站起了身,直径地朝少年走去。


       小姑娘们不得不放弃原来的想法,同其他人一起为“游历者大人”作别。


       两人挥手作别,告别了唏嘘的人们,他们手牵着手,慢慢地消失在了人群的视线之中。


          【END】








————————————————


        ps:克劳德一直认为唯有最理智的神方可使世界更好的发展,因此在第一次约瑟夫离开之时,他希望约瑟夫去探索世界的变化(其实还是想培养他成为神),但是变数出现了,世界塔的私自调整破坏了平衡,虽然是微小的,但依旧震怒了他,在此之后约瑟夫也变成了“人”,这对他来讲是不可思议的。


       当然最后他被约瑟夫给问住了,所以他决定拍拍屁股走人,约瑟夫当然不乐意,报了圣贤的仇,也是为了以后重新会面的时候能重新相认。

【摄殓】等等,我真的不是人贩子啊 09








*性格塑造角度清奇


*和平时代日常文?


*学者约X魅魔卡


————————————————        


       杰克拉上了门。

       然后他转身就看到克劳德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顶着跟约瑟夫差不多的脸。

       “……”


       “多谢!”克劳德看着杰克似笑非笑的表情,立刻道谢。


       “……不必了,毕竟是您的委托,我也得到了这个人情,”杰克觉得自己简直是个中间商:“克劳德先生有时间不如好好同德拉索恩斯公爵提前沟通。”


       “我弟弟有事找你?”


       “是关于伊索先生,事实上,我觉得您可能也得知道。”


       “有人盯上了那个孩子,黑手估计会出面。”杰克严肃的说。


       “就是想搞事嘛,”克劳德嗤笑:“没事,我会跟那对兄弟说的,到时候一起搞他,我可不像坏我弟弟的好事。”


       杰克看着克劳德已经开始谋划,再想黑白那两个兄弟的暗地搞事,他觉得看场好戏不错。


       他都把话说的这么直接了,约瑟夫不会还不懂吧?杰克挑挑眉。


       他为什么要把话说的这么直接啊,做个人吧。约瑟夫心想。


       他很迷茫。


       他其实早就知道了。


       克劳德说的没错。他如果真的只是研究,是不可能这么挽留一个小魔族的。


       他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人,在图书馆胆大的读书,其实是个特别害羞的小男孩,而且,他第一次看到一双这样的眼睛。


       只有他的倒影。


       当时说什么有趣,说了半天其实是真的喜欢。


       毫无任何芥蒂,就直接愿意跟着他的小男孩。


       他怕如果说了这些话接下来就不知道如何以‘学者’和‘助手’来相处了。


        ——就像月亮胸针。


       卡尔就像繁星,点亮了他的生活。

       但是如果他不想单单只当月亮呢。


       只能被环绕,但是终究有相隔。


       我该好好想想。


       我甚至连他的拥抱都能记得这么久。

       有什么好想。约瑟夫笑了:杰克简直有毒。


       我喜欢他。


       所以我想试一试。


       然后他打开门,一步一步走上楼梯,跨过长廊。


       他敲开了卡尔的门,门很快就打开了。


       然后他光明正大的怂了。


       怂了。


       约瑟夫你振作啊!约瑟夫拽紧拳头,他说:“我有话跟你说。”


       卡尔看着他严肃的脸,他也紧张了起来:“没关系,你……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是的,很重要,”约瑟夫叹了一口气:“其实我在你身上布下了魔法,但是没有具体说明,所以出现了漏洞。”


       “其实你没必要严肃啊,”卡尔笑出声:“我应该感谢你才对,你现在可以重新布置了不是吗?”


       “谢谢你,”约瑟夫松了一口气,“嗯,不对?我不是来找你告白的吗???”


       他在说什么?!卡尔的脑子一片空白。


       他其实很怕被人知道,他喜欢约瑟夫。


       喜欢在他身边……所以大家的玩笑他也一直很开心。


       但是他不会告诉任何人,因为约瑟夫并不需要他。


       他静静的看着约瑟夫。


       “我想试试,”约瑟夫笑了:“我知道你其实总有一天要离开。”


       “但是我没打算,因为我想让你留在我身边。”


       “我找不到更好的理由说服我自己把你留下来。”


       “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卡尔笑了,他轻声说:“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啊。”


        他们在月光下拥吻。


           

【摄殓】等等,我真的不是人贩子啊 08








*性格塑造角度清奇




*和平时代日常文?




*学者约X魅魔卡


————————————————     

       “……真巧。”


       “真巧。”


       “今天我被拉去办事,正好听到你的新助手,恭喜。”范无咎耿直的说。


       “……你是故意的吧。”


       “毕竟能像约瑟夫先生这么大张旗鼓的宣传的人了没几个。”杰克推门而进。


       “……真的很张扬?”约瑟夫问。


       “说实话,范无咎先生听到的版本是新助手,而我听到的是‘孤高贵公子’终于迎来了他的春天。”


       “……”


       “而且仅仅差了几刻钟。”









       “……”        


       “恭喜。”杰克已经鼓起了掌。


       “不,你们还是闭嘴吧。”约瑟夫看到卡尔在后面低头不知道想什么,他赶忙回头:“卡尔,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有事情要跟他们交流。”

       卡尔点点头:“好。”然后他向杰克和范无咎礼节的问好,关上了房门。


       “难得你会这么关心一个人。”杰克挥手就施了一层空间魔法。


       “遇到了谁?”范无咎问。


       “德尔斯。”


       “是他?”杰克仿佛想到了什么。


       “一上来就瞄准卡尔看,他好歹是‘激进派’的挂名学者,还问了我不少‘好问题’。”


       “说说看。”


       “不过就是一些协约看法,魔力的空间流动,我感觉有些古怪。”


       “约瑟夫,他知道卡尔身份不简单。”杰克打断了他。


       “这怎么可能?”约瑟夫惊愕道:“卡尔身上的魔法可是上古魔族的魔法!而且我给他还上了一层。”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你的魔法漏出了痕迹。”杰克说。


       “你没有告诉卡尔这件事吧,伪装魔法最需要使用者的沉稳性,魔法施展的一瞬间可是很考使用者身边的环境的。”


        “……”


       我不知道,我怕他拒绝。


       杰克也觉得还是让约瑟夫思考一下吧,所以他把话题绕了回来:“好吧,我们回头说说德尔斯吧。”


       “即便是你失误了,德尔斯也不会这么容易看穿才对,至少他只认为你身边呆了一个‘空白’的人,而不是魔族,可能是卧底,可能是帮手,但是无论抓住哪一点,都是对他有利的。”


       “他想挑起事端,新助手给了他机会,只要消除伪装,一切就好说话了,那个时候只要是与‘激进派的敌人’有关,就不会放过了。”


       “什么叫做‘激进派的敌人’,”约瑟夫沉思:“我们,和平主义者,还有?”


       “魔族。”


       “激进派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要挑起战争啊。”杰克笑眯眯地说。


       “你果然最了解这些,谢谢你。”约瑟夫还是不得不服气。


       “不管如何,他估计现在在筹划如何掀开卡尔的伪装,而且你还专门宣传了一番新助手。”


       “……”约瑟夫觉得自己很傻。


       “那就直接把他铲除,废什么话。”范无咎淡淡的说:“他打的过你么。”


       “……”


       “……”


       杰克和约瑟夫觉得范无咎简直无敌了,多么简洁明了!直接说干掉!


       “我可不像你们绕什么弯子,”范无咎站起来:“我哥找我,走了。”然后他就踏出了空间。


       “所以你还有话对我说吧,约瑟夫先生。”杰克转身就坐。


       “帮我一个忙,杰克。”约瑟夫顿了一下:“就当我欠了你一个大人情——”


       “我还记得你以前可是什么事情都敢做的。”杰克说:“变化这么大?”


       “我想出手,但是我必须陪在卡尔身边,”约瑟夫说:“只要他找到办法,他一定会来公馆,不是吗?趁火打劫。”


       “你说对了,我来解决问题,处理掉人?”杰克赞赏道。


       “当然,对你来说岂不是很容易?”


       “人情我收下了,不过——”


       “约瑟夫,”杰克淡淡的说:“作为友人的提醒,你最好想一个问题。”


       “?”


       “你到底对卡尔是怎么看的,你又想让他怎么做呢?”


       “你的心里很清楚,不管是带回公馆,还是伪装魔法,他很特殊。”


       “你甚至想帮他解决一切。”


       “这是作为‘朋友’的忠告,”杰克也站起了身,“是时候了,约瑟夫——”


       “是时候,你该想想,他是你的什么人?”


       “你该告诉他了。”

【摄殓】等等,我真的不是人贩子啊 07








*性格塑造角度清奇


*和平时代日常文?


*学者约X魅魔卡


————————————————   

       “能在这里遇到约瑟夫大人真是三生有幸啊。”讨好声让约瑟夫和卡尔回头,是一个学者模样的中年男人。


       “德尔斯,真是好久不见啊。”约瑟夫礼貌的问好。


       “好久不见,能遇到约瑟夫大人,看来我今天没有白来啊。”德尔斯转移了视线:“这位是——”


       “我的新助手,卡尔。”约瑟夫大方的介绍道。


       卡尔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出岔子:“您好,初次见面,德尔斯大人。”


       “是嘛,没想到约瑟夫大人您有了新助手。”德尔斯似乎想到了什么,与约瑟夫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他有古怪,卡尔,以后远离他。”约瑟夫眯了眯眼,看着德尔斯远去的背影。


       “我知道了。”卡尔也发现不对劲,立刻答应。


       “不管如何,我都不会让你有事的。”约瑟夫低声说道。


       “嗯。”卡尔浅浅的笑了。


       约瑟夫也没这个心思专门花在一个有古怪的人身上。他今天本来就是和卡尔的游玩,哪顾得上其他人?


       卡尔也不怎么在意,他已经开始好奇的东张西望了。


       约瑟夫甚至拉着卡尔,去定制了一套礼服,当然身份肯定也是被裁缝店的店主所知道,他笑着对约瑟夫说:“您这样,过不了多久,所有人都会知道您有这样一个非常得力的助手了,这得让多少人羡慕这个位置啊。”


       “羡慕就羡慕吧,”约瑟夫笑着回答:“这可是我的助手,肯定好的不一般!”


       这个回答可以说是令店主震惊,连卡尔都有点吃惊。


       “马上城里就会说,约瑟夫大人有个好的不得了的新助手,”约瑟夫悄咪咪的对卡尔说:“贵族的消息很流通的,这样对你也好。”


       “这样有点——”


       “这没什么,卡尔,我觉得你特别好,告诉大家不是更好?”

       “但是我不是人类啊。”

       “即便如此,你也很好。”


       “何况有我在,不会有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的。”


       “……我知道了。”看着约瑟夫洋洋得意,他还是真的觉得约瑟夫高兴就好。


       他们就这样一路走,直到约瑟夫被卡尔扯了扯衣袖。


       约瑟夫也转身,然后笑了:“你喜欢饰品店?”


       “卡尔,你也太可爱了吧。”约瑟夫简直要被可爱死了,他看着脸红的卡尔,忍不住说出心声。


       “我没有……我只是想买一件东西给你。”卡尔小声的说。

       约瑟夫先是一愣,然后静静的看着卡尔,说:“买两件吧,你一件我一件。”


       说着,他带着卡尔打开了店门。


       这是一家精贵的饰品店,店主看到约瑟夫人都傻了。


       说好的从来不迎合繁华富贵的学者呢,拒绝了一家又一家的大小姐,特别的礼貌客气呢,怎么跑到饰品店来了。


       然后他就看到约瑟夫拉着个可爱小少年的手,小少年还特别害羞。


       ……他觉得他好像知道了什么。


       所以即便是约瑟夫再怎么介绍新助手,他的眼神还是很复杂的。


       约瑟夫:“……”


       这个眼神怎么跟公馆的那帮人这么像?!


       然后他就看到卡尔走了过来,是一个月亮形的胸针。


       做工精细而且优雅,颜色高级灰而又不显得张扬。


       “给你的。”卡尔亮晶晶的看着他,说。


       “你呢?”约瑟夫就看到卡尔的手慢慢的翻开,一串小小的星型胸针静静的躺在他的手里。


       星星伴随月亮,月光照亮繁星。


       这是占卜之词,他没想到卡尔会知道。


       他说:“卡尔,我很喜欢。”


       “但是没有繁星,月亮终究只是个月亮。”


       “只会散发光芒,但是没有陪伴。 ”


       “所以我会陪伴你。”卡尔轻声说。


       约瑟夫笑了:“我知道。”然后他拉着卡尔问店主:“这些我来付账。”


       店主快被他们的对话震惊了,他直接行礼:“约瑟夫大人,只是两件小小的饰品,难得您来一趟,就当礼物吧。”


       然后他郑重地说:“两位一定会幸福的。”


      “……”


      “……”


       约瑟夫怎么总觉得怪怪的,结果他们刚传送回家,就看到范无咎默默地看着他,他觉得不妙。


       只见范无咎犀利的说道:“得力的好助手。”


         


           

【摄殓】等等,我真的不是人贩子啊 06








 *性格塑造角度清奇




*和平时代日常文?




*学者约X魅魔卡


————————————————


      “卡尔第一天来的时候给了我一个睡前拥抱。”约瑟夫叹了口气,紧盯着正在帮他整理书架的男孩。


       仿佛是听到他在说自己,卡尔回头冲约瑟夫笑了笑。


       感觉卡尔比刚来的那会活泼多了啊……该说感谢我有一群闹腾的朋友?

       “嗯,什么时候,三个月前?”正细细品尝甜点的克劳德猛然抬头。


       “三个月前,你记到现在???”看着约瑟夫默默点头,克劳德觉得自己人要傻了。


       “我懂了。”克劳德沉默了一会,站起身来,顺手拉起茫然的约瑟夫:“站好,我亲爱的弟弟。”


       然后他给约瑟夫一个大大的拥抱。


       “一定是父亲和母亲从以前开始都没有这个习惯,哎,我这个做兄长的,平时对你上的心还不够,从今天开始,我一定每天按时给你抱回来!”


       “兄长大人,你在想什么???”约瑟夫看着跟自己差不多的脸摆着一副悲苦模样,觉得自己快疯了。


       而卡尔似乎听到了这边的动静,默默的转身看着他们。


       看到卡尔似乎很好奇,约瑟夫心里更忧伤了。


       “卡尔,我这个做兄长的不到位啊,约瑟夫他……”克劳德正准备与卡尔交流一番负能量,约瑟夫率先打断了他:“停!兄长大人,我和卡尔还有事,我们先走了。”看着克劳德已经开始捂胸口了,他立马拉着卡尔把门带上。


       事实上门后的克劳德正在心情复杂当中,他觉得约瑟夫好像是真的对卡尔有感觉了,他觉得要不要先去和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提前说一声呢?


       “克劳德先生很爱约瑟夫呢。”卡尔诚恳的对约瑟夫说。

       “……谢谢,所以卡尔,你想去什么地方吗?”约瑟夫决定转移话题。


       “我只要跟着约瑟夫就好了。”卡尔诚恳的说。他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了,跟着约瑟夫去了大大小小的地方,而且还学习了不少魔法,足够了。


       “那我们去中心圈看看吧?”约瑟夫略微思考。


       中心圈,也就是都城最豪华的地带,也就是所谓的“上流地带”。


       “不,我的身份……”卡尔有些慌张。


       “没关系的哦,中心圈的大多是贵族富人。”约瑟夫笑了笑:“你的伪装魔法不是一般的魔法,只有特别少的人看的出来。”


        ‘而且我其实还多加了一层,’这种话还是不要告诉他了吧。约瑟夫想。


       当然,中心圈还是有不少特殊店铺的,卡尔一定会喜欢。


       中心圈属于特殊的空间范围,通过传送就可以过去。


       所以当卡尔传送到中心圈时,他忍不住吃了一惊。

       太奢华了,不愧是上流地带。


       可能是约瑟夫太显眼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但是不会有多少人靠近我的,卡尔,”约瑟夫很淡定的说:“所谓的上流阶层都是一些讲礼仪的家伙,再怎么想接近我也不会像集市那种地方。”

       “……那他们一般怎么接触你?”卡尔很好奇。


       “大部分人都是直接向公馆发出拜访帖,打着学术研究的名义——毕竟对他们来说,公馆里的每一位主人都是天才学者,能有幸认识一位简直走运。”


       “但是我几乎没有看到有客人?”


       “毕竟来的很多都是带着私心的,很正常,不管是想以挂名谋商还是联姻之名,都让人很不舒服,所以我们都拒绝了。”


       “而且,你没发现一件事么?”


       “  ?”


       “我们都挺浪的。”


       “……”哦。


       这还真是实话,卡尔深沉的想,表面上似乎每个人都非常的优雅绅士,但是呆久了之后……还真是挺出乎人意料的,而且他们总是能以一副有理有据的姿态去折腾鸡毛蒜皮的小事,从某种方面来讲挺令人佩服的。


       这也是为什么公馆的仆人稀少的缘故之一吧——看那些仆人经历大风大浪的操作,应该说还好仆人不多吗,不然被外人知道简直颠覆了世间形象,那即便是被称为“天才”“贵公子”也会让人大跌眼镜吧。


     

【摄殓】等等,我真的不是人贩子啊 05








*性格塑造角度清奇











*和平时代日常文?




*学者约X魅魔卡


————————————————  

         “我觉得兄长大人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晚餐后,约瑟夫拦住了克劳德。


         “解释什么?你喜爱的少年?”差不多的脸有些诧异。


         “……兄长大人,他是我的新助手,请不要再用这种奇怪的方式告诉别人了好吗?”


         “哦,这样啊。”克劳德恍然大悟。“但我觉得我这样说没问题,你确实是喜爱他带他来公馆的吧?”


         “……不是喜爱,而且对魔族感兴趣。”


         “那如果换一个魔族,你就叫他做你的助手吗?”克劳德打断了他。


         “你看,你如果不喜爱这个少年,你就不会第一次见面就带他过来,况且,这孩子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至少不是‘拐过来的’,不是吗?”克劳德振振有词。


          ????


         不,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你说的我都快信了。


         “总而言之,他就是我的新助手,我带他来只是出于研究!请兄长大人务必不要再这么做了!”约瑟夫气急败坏。


          他们在说什么?卡尔茫然,觉得自己还是当个背景墙吧。


         “我觉得克劳德先生说的有道理。”杰克第一个点赞。


         “言之有理。”范无咎也点了点头。


         “确实。”谢必安也诚恳的表示。


         “我觉得你们最好不要掺和。”约瑟夫面无表情:“卡尔,走了。”,


         说完,他很自然的牵过卡尔的手,走出了餐厅。


         “您说得真有道理啊……”另外四个人默默的看着这一幕。由杰克代表对克劳德发言。


         “……是吧。”


         走廊上,卡尔沉默的被约瑟夫拉着手。


         “抱歉,卡尔,他们只是在调侃。”约瑟夫率先出声:“这几个人就是闲的,希望这些话不会给你带来困扰。”


         “没关系的,”卡尔慌忙回答:“我知道,其实你出于学术研究把我带来,我是最清楚的,所以,我不会想到别的奇怪的事情。”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我”约瑟夫听到这个回答心里有点慌,他忽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克劳德说的其实没错,作为魔法师他怎么可能没遇到过魔族呢?也不是没遇到过特别的魔族,但是他看到卡尔第一眼他就想让他留在自己身边,这究竟是——


         “约瑟夫?”


          纯净的眼神疑惑的看着他,约瑟夫决定还是不要在意这个了:“……算了,不管如何,你只要知道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就好。”


         “这是当然。”卡尔眼眸带着笑意:“你不是这种人。”


         我,不是吗?


         我——


         约瑟夫愣住了。


         “那么,晚安,好梦。”调整心态,约瑟夫微笑的看着卡尔关上房门,有些心累的揉了揉眼角,他总觉得心里有些发虚。


         不管如何,要不我先睡个觉把事情先——


        “那个。”清脆的声音从身后传出,卡尔从门口伸出了头。


        “嗯?怎么了,卡尔。”约瑟夫转身问道。


        “你之前说希望我多笑笑……但是我练不出来。”卡尔脸红的说道。


        “但是!我的母亲曾经跟我说过,还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亲近的人感到惊喜。”卡尔握住了拳头。


         然后。


         他伸出双手,向前微微倾斜。


         这一定是约瑟夫最没有想到的事情。


         银灰色的头发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啊,是后庭院金黄玫瑰的味道。


         比他矮小的少年双手环绕着他,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惊喜,他说:“晚安,约瑟夫,明天见。”


         他一定是笑着的,不,应该说,他的眼神应该充满了狡黠,约瑟夫想,这才是真正的他——不然为什么他的心跳的这么厉害呢?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


          “卡尔,你说的对,这确实让人惊喜。”约瑟夫生涩的发出声音。


          他怀里的少年闷闷的说道:“我敢打赌你一定没有想到。”


          “确实没有想到。”约瑟夫笑了,明明是自己被“惊喜”了,怎么他却表现的很委屈呢。


          “明天见,卡尔。”约瑟夫轻声说道。


          “明天见,约瑟夫。”



【摄殓】等等,我真的不是人贩子啊 04

*性格塑造角度清奇


*和平时代日常文?


*学者约X魅魔卡


————————————————

         “哦,就是他啊。”


         谁给他们传的消息????


         约瑟夫心情复杂。


         卡尔觉得自己现在有点慌,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群人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大佬?


         “很高超的伪装魔法,不是这孩子做的吧,普通人完全看不出来呢。”短发青年放下了茶杯,瓷器的声音随之响起。


         “我觉得这已经不止普通人了,杰克先生,应该是,只有少数人才能看得透?”疑似黑发“范先生”的兄弟回答道。


         “所以连公馆的仆人也看不出来吧,正大光明的圈养?”那位“范先生”又犀利地指出。


         “小黑,不能用无礼的词。”


         “那用什么,呵护成长好成亲?”


          庭院一片安静。


         “贴切。”杰克打破了宁静。


         “你们还是闭嘴吧。”约瑟夫觉得损友真是一群毒玫瑰啊,“他是我的新助手,你们别听我兄长的话啊,说好的明辨是非的学者形象呢。”


         “我觉得从某种方面来说你兄长说的没问题,”杰克缓缓的说道“这孩子也快成年了吧?不到一年?你在那之前最好想点什么?”


         “有什么好想的,办个成年礼?”约瑟夫问。


         “……”


         “……”


         “你不知道?”杰克诧异“你不是学识渊博的约瑟夫先生吗?”


         “不知道,应该不是很重要的知识吧。”


         “……我觉得相对现在的你来讲挺重要的。”


         另外两个人跟着点点头。


         这群人又打什么哑谜,约瑟夫心里冷哼:十有八九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那个……”卡尔从约瑟夫身后探出头。


         “卡尔,没关系的哦。”约瑟夫笑了笑,“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虽然性格不太好。”


         “……我们在听着,约瑟夫先生。”


         “咳,不管怎么样,”约瑟夫指着杰克说:“卡尔我给你介绍一下。”


         “不用了,”杰克微笑:“很高兴能认识你,我是杰克,我们都是和平主义者。”


         “我是谢必安,这是我的弟弟范无咎,他说话可能不太好听,请不要介意。”


         “我是伊索•卡尔,我才是,很荣幸和你们见面……”卡尔觉得自己遇到了一堆好人。


         “只要你不像约瑟夫做那种事我倒是欢迎你。”范无咎冷哼道。


         “约瑟夫他做了什么吗?”卡尔好奇。


         “咳——”约瑟夫摸了摸鼻子。


         “也没什么,就是在集市上伪装成一个路人,高呼我们的名字,导致我们被一群小姐围观。”谢必安微笑。


         “打着带来幸福的名义,搞得我们不得不传送逃走。”范无咎皱眉。


         “当然结局是被我们暴揍到半夜,我想卡尔先生也会理解的吧。”杰克笑眯眯。


         “那什么啊,我不是故意的。”约瑟夫觉得自己的形象要崩塌了,急忙对卡尔说。


         “……”卡尔沉默的看着约瑟夫,他觉得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


         “别看他长得人模人样,其实坏事干了不少。”范无咎挥了挥手。


         “但是,不管怎么说,欢迎你来到夜莺公馆,卡尔先生。”杰克对卡尔说道:“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这里的。”


         “我已经喜欢上了。”卡尔抬起头,看着有些惊讶的几个人:“真的,我从来都没想过会遇到这样的人,我一直以为你们都是些最不愿接受我这样的人……”


         “但事实将会证明我们不是,你也是个非常优秀的人。”谢必安笑着回答。


         “欢迎。”范无咎简洁的说道。


          ——这真是奇妙的一天。


         “卡尔,我真的没有那么坏。”


         “我知道,我相信你。”


          对话声逐渐远去——


         “所以杰克你不告诉他?”


         “没有必要,我倒挺想知道面对一个成年之夜的魅魔约瑟夫到底会怎么做?”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毕竟是‘喜爱’而带来的少年吗。”